關於部落格
  • 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Yahoo論壇/張福昌】德國大聯合當局若敗 恐引爆接班風潮

 

spaceball.gifc5b73b3ca7e92d9489dd20a44adc3876
檢視相片
xyz xyz
梅克爾(AP Photo/Markus Schreiber)
更多

在這三個多月中,德國差一點呈現史上第一個「牙買加聯合當局」(黑黃綠聯盟),但隨著「牙買加破局」後,德國聯邦總統史坦麥爾(Frank-Walter Steinmeier)說服了社民黨(SPD)黨首舒茲(Martin Schulz)重新斟酌與基督同盟(即基民黨+基社黨)組成「大結合當局」(Große Koalition; Groko),是以最先了「Groko試探性漫談」(Sondierungsgsspräch)。2018年1月7-12日三黨代表密集會議,五天後殺青漫談結果,長達28頁的文件中,詳實記錄三黨聯合在朝的風雅向。隨後,基督聯盟無異議接管會談後果,但社民黨卻把決議權交給黨代表大會,選定在1月21日由600位黨代表決定是不是接受漫談結果。很較著地,這一天是相當關鍵的一天,因為它攸關Groko的成敗,也影響梅克爾(Angela Merkel)、瑞佛爾(Horst Seehofer)與舒茲等三大天王的政治命運。很遺憾的是,社民黨內定見分歧,否決聲浪此起彼落,使Groko的未來佈滿變數,德國政局能不克不及敏捷穩定下來,梅克爾能繼續在朝下去嗎?這些發熱議題,受到高度存眷。

spaceball.gif83c83f3e34a675a02c7bc626c60c2f47
檢視相片
德國聯邦總統史坦麥爾 (Victoria Jones/PA via AP)
更多

1、    Groko是「輸家同盟」的勝利方程式

2017國會大選最大的贏家是德國另類選擇黨(AfD),敗家則是在朝的基民黨(26.8 %)、基社黨(6.2 %)與社民黨(20.5 %),三黨的得票率都創下戰後最低記載。這樣的後果申明了大結合政府的窘境,「中間偏右的基督同盟」與「中間偏左的社民黨」在政治光譜上分站兩邊,一個在右,一個在左,政策標的目的難有交集;但為了在朝,只好推出「閣下夾雜」的政策,使支撐者埋怨連連。而在「牙買加破局」後,梅克爾依然對峙不與極右的「德國另類選擇黨」和極左的「左翼政黨」(Die Linke)構成結合執政,因此與社民黨再度構成「大聯合當局」成了最後希望,否則梅克爾將面對「重新大選」或「少數結合政府」的困難,這是梅克爾最不肯定見到的了局。

悉知,基督聯盟與社民黨已敗得一塌糊塗,「從頭大選」很難有好表現;但選擇與綠黨(Die Grüne)構成「少數聯合政府」,也沒優點,因為所有議案表決就要苦求在野黨撐持,不然過不了關。在這類形式況下,Groko是最好選擇,當即可見的好處有三:第一,梅克爾、瑞佛爾與舒茲等三人可以鞏固其黨內帶領地位;第二,德國政局可以連忙進入正軌,新科議員得以安心問政;第三,歐洲統合(European Integration)可以或許加速進步,法國總統馬克洪(Emmanuel Macron)與歐洲執行委員會主席(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)容克(Jean-Claude Juncker)的歐盟改革設計才能快速推展。然而,很不幸的是,2017年大選基督同盟與社民黨的得票率總和只有53.5 %,僅過半一點點,比起2013年的67.2 %(基督聯盟41.5 %, 社民黨25.7 %)相差甚遠。如許的「輸家聯盟」能否不亂執政,是考察的重點。

spaceball.gif322dc263e1186789652eb7267b1d4304
檢視相片
社民黨黨首舒茲(AP Photo/Markus Schreiber)
更多

2、    社民黨反Groko聲浪大,三大天王內心不安

此次「Groko摸索性漫談」,對梅克爾來說,是生存之戰,只能贏,不克不及輸!因此,梅克爾是壓低身段,儘量知足社民黨與基社黨的要求,進展兩黨可以或許力挺Groko。舉例來說,基社黨最在意的「難民上限問題」獲得了滿意謎底,梅克爾摒棄「難民無限」的對峙,同意每年接管難民的上限為18-22萬,使得基社黨魁瑞佛爾歡樂得以「特別很是滿足」(Hochzufrieden)來形容漫談成果。xyz xyz而梅克爾對社民黨的妥協更是明顯,起首,社民黨最在乎的社會政策與勞工權益問題,梅克爾贊成保費勞資兩邊五五平分(今朝勞方比資方多)、退休金之所得替換率(Rentenniveau)於2025年到達48 %(比社民黨競選時所主張的2030年48 %提前5年)、低收入戶應賜與根基退休金。其次,在稅制改造上,梅克爾不再堅持「2020年後慢慢拔除聯結稅捐 (Solidaritätszuschlag)」,而接管社民黨要在這屆國會任期內(亦即2017-2021年)拔除「聯合稅捐」的設法主意,以滿足社民黨減低人民稅負的訴求。再者,有關移民/難民政策方面,梅克爾也贊成社民黨繼續接管「家庭團圓移民」(Familiennachzug)的主張,初步敲定每月最多1,000人,以讓零丁避禍的未成年難民可以或許與家人團聚,加快融入德國社會的速度。最後,在教育政策上,梅克爾也贊成社民黨「提魁岸學生助學貸款(BAfög)額度」的設法。

梅克爾的低姿態策略,成功擄獲舒茲的心。使舒茲對Groko的立場,從一開始的「果斷否決」到現在的「全力支撐」,一百八十度的改變,讓梅克爾喜悅在心。舒茲相當惬心會談成果,他自認為和基督同盟的會談很成功,所以他在媒體前自傲滿滿地默示:「這是一場相當被尊重的漫談…社民黨80 %的訴求都被接管了」,是以「Groko比在野好…Groko可以讓社民黨所要的社會公理、勞工權益與繁華歐洲具體實現」。不過,舒茲這些話似乎感動不了社民黨青年組織(Jusos)成員,他們依然高舉”No Groko”大旗,強列反對與基督同盟再度連系,其來由有六:

(一)Groko將使社民黨再度成為基督同盟的小夥伴(Junior Partner)。

(二)Groko可能使社民黨在下次大選時得票率跌到谷底。

(三)Groko是舒茲「軟弱政策」的表現,很難為社民黨締造利益。

(四)社民黨的大政策不見了:起首,舒茲摒棄了社民黨所尋求的「國民健保軌制」(Bürgerversicherung),接受梅克爾「公保」與「私保」並存的兩制度度;其次,舒茲也逢迎梅克爾不增稅政策,抛卻提高富人稅的要求;再者,社民黨極力想要履行的「免費日間托兒軌制」(Free Kita)也被置之不理;最後,社民黨所主張的「改良勞工薪資」與「工時選擇法」也沒有得到梅克爾的許諾。

(五)社民黨「贏小輸大」:舒茲以「取銷聯結稅捐」感應高傲,但這個部分只為街市商人小民每個月節省5. 5 %的所得稅,若以1,500歐元月薪為基準,每個月大約只節省83歐元(相當於台幣3,000元),這遠比不上踐諾「國民健保軌制」、「免費日間托兒軌制」、「提高勞工薪資」所締造的金錢效應。

(六)Groko將使德國另類選擇黨(AfD)成為國會最大否決黨,飾演監視當局的主角,壯大極右派勢力,影響德國政局成長。

3、    Groko失敗,則將引爆交班風潮

繼續浏覽報道

社民黨的Jusos是由36歲以下年青黨員構成的團體,今朝大約有7萬成員,約佔社民黨員總數44.3萬的16 %,其權勢不容小覷。Jusos所提出的六大反Groko理由,確切點出了社民黨內部的耽憂,Jusos主席克納特(Kevin Kühnert, 28歲)更以「出賣社民黨價值」的重話,果斷反對Groko的產生。Jusos翻江倒海的否決聲浪,讓三大天王憂郁不已,因為他們的政治生命都維繫在此次的大結合當局上。Groko成了,三人可以合作執政四年;Groko敗了,三人可能面對退位危機。

悉知,舒茲是一名留校觀察的懦弱黨魁。2017年3月舒茲以百分之百的支撐率被選黨魁後,氣焰一路直線下滑。顛末2017年上半年痛失三邦選舉,和2017年9月24日國會大選慘敗後,這位「一百分先生」本應告退下台以示負責,但社民黨員再給舒茲機遇,於2017年12月7日黨代表大會上以快要82 %的支持率讓舒茲蟬聯黨首。舒茲連任成功了,但其向導威望與能力已受到質疑,而其Groko政策又讓他遭到扭捏不定與投契求官(在Groko中,舒茲可望以其前歐洲議會議長的經驗當上交際部長)的評論。雖然,社民黨核心幹部(例如:現任交際部長Sigma Gabriel, 聯邦議會社民黨團主席Andrea Nahles)是站在舒茲這一邊,但決意是不是Groko的權利是落在600位黨代表手中,是以很難掌握。如果黨代表投票謝絕Groko的話,那等於是對舒茲的「不信賴投票」,舒茲的黨內帶領威望將馬上崩潰,屆時舒茲可能被迫下台,而接班人多是納樂絲(Andrea Nahles, 48歲)。

一樣地,梅克爾也有輸不起的壓力。按照2017年12月底的民調,有高達46 %的受訪者認為梅克爾應當立刻下台,而撐持梅克爾做滿四年任期的卻只有10 %。這些紅咚咚的數字,不但顯示民眾漸對組閣難產落空耐煩,同時也申明了梅克爾的領導威信首度遭到質疑,但梅克爾12年來所締造的250多萬就業機遇、高經濟成長、和450億歐元財政黑字(2014-2017)的優秀政績,讓她還可以或許自信地坐在總理大位上。不外,要求梅克爾下台的比例已經爬升到四成六,略不小心就要過半了,此次Groko若失敗的話,那反撲的氣力必然不小,到時辰梅克爾是不是能遭架得住,其實很難說。而在路上等著要交班梅克爾的人已經伎癢,熱點的人選包括:現任財務次長史班(Jens Spahn, 37歲)與現任國防部長(Ursula von der Leyen, 59歲)。

而基社黨魁瑞佛爾的情形也不太樂觀。自從2017年國會大選失敗後,逼退瑞佛爾的聲浪就愈來愈高,而最大的挑戰者就是巴伐利亞邦現任財長熱德(Markus Söder, 51歲)。經過協商之後,瑞佛爾於2017年12月初透露表現同意讓出巴伐利亞邦長的位子給熱德,本身則保存基社黨首的職位,而這類「一人領政,一人領黨」的「雙箭頭模式」是不是能協調運作,還有待觀察。其實,在「Groko摸索性漫談」過程中,瑞佛爾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,他異常等候能夠順遂降生大結合當局,那麼他得來不容易的「難民上限」就能夠付諸實現,這不但可以晉升基社黨在將來大結合當局中的影響力,還可讓瑞佛爾在黨內的向導地位不亂下來。但如果Groko失敗了,那「難民上限」的效應就跟著消逝,瑞佛爾就和梅克爾一樣,需要再面臨「從頭大選」或「少數結合政府」的考驗,如許的發展對瑞佛爾相當晦氣;在這種環境下,瑞佛爾的天敵熱德會不會乘機擴權,吃下瑞佛爾黨魁的位子,值得窺察。

4、Groko對歐洲好處多多

漫談文件的開頭就是歐洲政策,而歐洲政策就是可以增進大聯合政黨親密合作的大政策,也是基督聯盟與社民黨可貴的交集地點。基督同盟與社民黨一致贊成將對歐盟增加金錢支援,以彌補英國脫毆後造成的財務缺口,並積極鞭策深化歐盟政策的工程,讓歐元區與申根區的改造能敏捷推行,讓德國前財長秀伊伯樂(Wolfgang Schäuble)所倡議之歐洲錢銀基金(European Monetary Fund; EMF)能順遂推展。基本上,基督同盟與社民黨都是親歐政黨,對於若何經營歐盟都有相當高的共鳴,因此,假如Groko成功的話,那麼德國的大結合政府將可望全力支撐歐洲統合,「德法雙引擎」也才能再度啟動,法國馬克洪總統也才不消孤獨推展歐盟事務,歐洲執行委員會主席容克的歐洲防衛基金(European Defence Fund; EDF)與歐洲防衛合作計畫(European Defence Cooperation)也才能在德國的襄助下順遂推展,是故,Groko對歐盟是一項利多動靜。

總而言之,Groko是基民黨、基社黨與社民黨「三黨共贏」的最好成效,它不但能保住梅克爾、瑞佛爾與舒茲的地位,並且也可以或許立即穩定德國政局,撫慰逐步落空耐煩的民眾,並讓歐洲統合加快進步。對於這麼主要的Groko成長,值得我們繼續追蹤與觀測。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【Yahoo論壇】接待您投稿!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?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!用文字表達你的概念。投稿去—–>https://goo.gl/iy5TCA



以下文章來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3%80%90yahoo%E8%AB%96%E5%A3%87%EF%BC%8F%E5%BC%B5%E7%A6%8F%E6%98%8C%E3%80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